首页

  -> 

专家访谈

陶白江:妙手仁心医“烧伤”

发布时间:2016-06-06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特约记者  彭雪征  莫鹏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价值,他30年如一日,在烧伤整形科领域潜心研究、追求卓越,在医学界声名远扬。

为了解除烧烫伤患者的病痛,他30年如一日,勇攀高峰,妙手回春,赢得无数患者赞誉。

为了发展军队的医学事业,他30年如一日,开拓创新,拼搏进取,其精神受到领导和同事好评。

他,就是解放军烧伤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火箭军总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陶白江。




                                           查阅资料

 

他忠诚誓言,用精湛医术续写一个个生命传奇


从医30多年来,陶白江与烧伤医学紧紧连在一起,为了解除患者的病痛,实现自己的价值,他刻苦钻研,想尽一切办法将所学的知识运用到临床工作中去。


经过无数次实践和探索,大面积危重烧烫伤、化学性烧伤的诊治,成了陶白江的拿好绝活。他曾成功救治各类烧(烫)伤患者近万例。其中许多为烧伤面积100%的深Ⅱ°烧伤;总面积98%、Ш°面积95%的丁烷火焰烧伤;90%以上深度烧伤合并重症肝炎、亚急性肝坏死的患者。成功治愈颏胸粘连、爪形手、跟腱挛缩等严重烧伤后遗畸形500余例。


现在回想起来,有很多震惊的病例都让陶白江历历在目。有一个病例虽然已经过去10年了,但一提起,大家都对陶白江点赞不止。


记得那是一天下午17时,河北4名被化学爆炸物严重烧伤的姑娘被送往火箭军总医院。陶白江一看很吃惊:4个20岁出头的妙龄少女,体无完肤,全身被烧得像黑炭一般,烧伤面积全部都在80%~90%,且达深三度烧伤,伤情最重的一名女孩的手指被烧成了筷子粗细,浑身上下只有头皮和腹部各有一块巴掌大的完好皮肤,同时伴有严重的吸入性损伤,已陷入休克状态。



                                           带领团队查看患者病情(莫鹏摄)


病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在陶白江主任的带领下,迅速展开抢救,麻醉后,成竹在胸的陶白江仅用1小时就将4名患者清创处理到位,静脉切开补液,维持水电解质平衡;气管和肢体胸部减张切开,以缓解该部位压力,防止肌肉坏死。


经过3天3夜的精心治疗,4名患者平稳度过了休克期。面对年仅17岁、还没来得及享受完整人生的花季少女,陶白江大胆采用“微粒植皮”方法成功为四个女孩进行了“容颜再造”,帮助患者摆脱了死神的挣扎。出院时,4位姑娘握着陶白江的手热泪盈眶:“陶主任,是您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陶白江说,成批特重烧伤在国内是罕见的,如不及时送往医院救治,大多会因重度休克而死亡。这4位花季少女因为救治及时,赢得最佳手术时间,才会顺利脱险。


陶白江从医30多年,类似这样惊心动魄的病例还有很多。



他牢记使命,在奉献中彰显仁医大爱良好形象


烧伤科跟其他科室还不一样,很多患者送来时都很紧急,病情很重,需要马上抢救处理,有的甚至需要立即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陶白江自从医那天起,就把全部心血投入在工作中,以科为家,把患者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没有度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经常加班加点手术、查房、病例讨论。他说对待每一名患者都不能有丝毫马虎,这是医生的天职。



                                           率团队讨论科研课题


记得有一年“五一”劳动节,本来应该是外出游玩放松的好日子,但对陶白江来说,这一天他率领团队打响了一场攻坚战。


那天中午12:30,北京石油机械制造厂一车间发生汽油爆炸,当场7名工人受伤,其中4人重伤。120急救车迅速将这7名患者送到了火箭军总医院。

7名患者均为20多岁男青年,头、面、颈、四肢多处烧伤,呈粉红色全身不停地擅抖,有的连脚趾都被烧焦,有的多处表皮都已没有。其中5人均为深2到3度烧伤,烧伤面积在60%,伴有吸入性损伤,已陷入休克状态。


此时,在家的陶白江正准备吃午饭,他得知消息后立即扔下碗筷赶到科里,带领医护人员迅速展开抢救:抗休克、建立静脉液路、体复苏、持续低流量吸氧……接着给予了多参数心电监测,观察生命体征变化,对创面进行护架灯烤,用新型托福锌生物皮对患者一一进行包扎。病区传出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汗水顺着陶白江和医护人员的额头不停地往下流。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战,7名患者全部脱离危险。其中有一名患者由于臀部烧伤较深,面积较大,陶白江将他及时安排上了悬浮床治疗,使创面保持干燥,防止创面压伤,促进创面快速愈合。这时已是下午3点,早过了午饭时间。



                                           现场教学


几天后,陶白江运用一种自体皮与异种皮混合移植的方法对这名患者成功实施了创面修复手术。经过20天的精心治疗,7名患者陆续康复出院。


此外,在震惊北京的“蓝极速”网吧爆炸事件和“北苑家园”爆炸事件中,陶白江都是在最快时间内用高超的技术为患者赢得了宝贵的生命。


整天与烧伤、烫伤病人打交道,面对一个个残缺的肢体,陶白江双管齐下,医治身体和医治心灵创伤成了他救死扶伤的主旨。


小李是一名因失恋而自焚的青年,当他把汽油倾倒到自己身上时,极度的绝望又让他几度轻生,陶白江用精湛的医术和无边的大爱医治了他身体和心灵的创伤。最终,小李终于走出灾难带给他的阴影,如今已结婚成家,还在自家门口开了一家小卖店,夫妻俩的生活过得十分甜蜜和幸福。


小李在感谢信中写道:“陶主任对待我就像亲人一样,我深受感动,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他勇于创新,在推进烧伤医学发展中争当领头羊


自从陶白江担任烧伤科主任的那一天起,他除了日常收容、手术外,全心全意跋涉在创新的道路上:钻学术、搞研究、开展新技术新业务。由他领衔的科室一步步发展壮大,影响力和知名度不断提升。




早在1997年,火箭军总医院烧伤科就被上级命名为“火箭军烧伤整形研究治疗中心”,也被北京市卫生局指定为北京地区抢救大面积严重烧伤的四家定点医院之一。在陶白江的领导下,救治特大面积烧伤、严重烧伤营养支持及免疫调节治疗、烧伤后遗畸形的整形外科治疗等方面已成为技术特色。陶白江开创的“超声清创-纳米银换药-负压引流-手术”为主的难愈性创面治疗系列疗法,获得军队医疗成果奖,使无数名患者受益。


患者烧伤后的病痛一直是困扰医学界的一大难题,烧伤患者往往都是采用传统药物治疗,由于换药次数多、治疗时间长,患者痛苦不堪。陶白江急患者之所急,经过深入研究和探索,创新开展了托福锌生物敷料核心技术,通过高科技医疗产品进行常温快速辐照灭菌,隔绝微生物侵入体内,从而减少了水、电解质、体液及蛋白质的丢失。还可防止创面细菌感染,改善皮肤组织微循环,诱导上皮组织再生,促进创面愈合,减危重烧伤病人的轻休克程度,降低了烧伤创面脓毒症的发生率,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疼痛感,受到患者称赞。


糖尿病足、褥疮、术后感染等造成的难愈合创面不断增多,给患者身心带来双重痛苦。这些疾病引起的创面种类多、涉及专业面广、机理复杂、治疗难度大,这已成为医学界一大难题。


在陶白江的建议下,火箭军总医院特聘烧伤学术界泰斗、原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孙永华教授为首席专家,在北京率先成立了“创面修复中心”,汇集全国各大医院知名专家组成强大阵容,结合创面患者病情量身制定治疗方案,同时进行多学科协作系统治疗,真正使久治不愈的创面患者得到康复。该中心的落户,有效拓展了烧伤整形学科的治疗项目,提高了在创面修复、烧伤急救临床救治和科研水平。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解放军烧伤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常务编委、医学院兼职教授……诸多头衔使陶白江感到责任在肩的沉重。从医这些年,陶白江有多项医疗成果在军内外获奖,多次应邀在各种学术会议上作报告,传授经验,在业内享有很高的威望。


因为患者的信任,因为自己一生的信仰与追求,陶白江会不停的奋斗和搏击。



    烧伤科简介


                                          烧伤科集体照



 火箭军总医院烧伤整形科前身是北京军区262医院烧伤专科技术中心。1981年4月正式收容。是北京市卫生局指定为北京地区抢救大面积严重烧伤的四家定点医院之一。

1997年262医院转隶第二炮兵,正式更名为“第二炮兵烧伤整形研究治疗中心”。技术力量雄厚,医疗设备先进,临床经验丰富,科研成果丰硕,在军内外享有极大的声誉和威望。

 该中心擅长大面积危重烧伤、小儿、老年烧伤、电烧伤、化学性烧伤、吸入性损伤、各种严重烧伤并发症的诊断治疗。以褥疮、糖尿病足、放射性溃疡为代表的各类难愈性创面的诊断与治疗。并通过探索与实践形成了“超声清创-纳米银换药-负压引流-手术”为主的难愈性创面治疗的系列疗法。

在救治特大面积烧伤方面、严重烧伤病人的营养支持及免疫调节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对皮肤软组织扩张术、烧伤后遗畸形的整形外科的治疗经验丰富,有独到之处。

该中心配备了流体悬浮床、翻身床、多参数监护仪、电动取皮刀、超声清创机、浸浴缸、大型远红外线治疗仪等数百万元的仪器设备,为数万名烧烫伤患者解除了病痛之苦,深受患者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