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京英”来到清华长庚

发布时间:2016-08-26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特约记者 韩冬野  

 

    “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我从同仁来到清华,都劝我该歇歇了。可我想我有能力再创建一个新的科室,再带一支新的耳鼻咽喉科团队!” 2015年,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重点发展专科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名花有主”,由来自同仁医院的叶京英教授领衔。消息传出后,最先兴奋起来的是家住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周边的居民,“在家门口就能看同仁的大专家了。”叶京英说:“我爱当医生,想为更多的病人看病、治疗。” 



        叶京英主任在工作中


    从同仁到清华长庚


    2000年,叶京英博士毕业,留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工作。14年里,她先后担任同仁咽喉科主任、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副主任、咽喉科首席专家。在她的带领下,咽喉科的病人量、手术量在全科历年排名第一,咽喉科作为耳鼻喉科中手术风险最高的科室,一般来说死亡率是最高的,而在叶京英担任主任期间,咽喉科达到了零投诉、零死亡率。与此同时她作为负责人重力打造和发展的睡眠中心,实现了快速发展,建立起一支医疗科研水平一流的医护队伍,影响力享誉国内外。


    2014年末,清华大学历经10年,筹建的附属医院清华长庚正式运营,清华大学将以此为平台,力推临床建设、医院管理与临床教学科研的发展。耳鼻咽喉头颈外科被医院设为重点发展的专科之一,一页白纸的它,在等待着一位学科带头人。


    “清华的领导相信我,我觉得我也能胜任,这是我来清华长庚的第一个原因。”当时叶京英是可以在同仁医院继续聘任的,而她选择放弃一切光环,来到了清华长庚,挑起新科室组建的大梁,团队、教学、宣传、品牌,样样都需她躬身力行,从零开始。




    “清华大学,这是国内最好的学术平台。”叶京英说,清华是国内一流的大学,会聚了最优秀的人才,它的医学院将是最好的医学院,在这里可以依托清华的理工科优势开创医学领域新的研究方向,来到清华大学是她的夙愿得偿。“在诊疗疾病中,总归有一些认识不清的疾病和事情,它是我们所有探索及研究的动力。”带着这种精益求精、再进一步的追求,叶京英来到了清华,为发展一支新的临床医学团队,重新出发。


    而除此之外,在公益性的医疗体制下为患者服务、探索“以病患为中心”的现代化医疗模式,这些也是吸引叶京英走进清华长庚的原因,“我感到很荣幸。”她说。


    再塑国家队“种子选手”


    自从清华长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开科,门诊量就接近饱和。叶京英凭借多年的科室管理经验,提出“针对老百姓的常见多发病,如耳聋、耳鸣和过敏性鼻炎,建立高水平的医师队伍,购置最好的专业医疗设备,首先服务好周边的数十万居民,同时打造一流的睡眠中心和科室,为全国的患者服务”。


    入院后的第一个爱耳日,她带领全科的医师投入健康讲座与义诊中,针对耳源性眩晕,成立了诊治专台,开通咨询热线,“让周边的老百姓先知道我们,认识我们,再把耳鼻喉科带到国家第一序列的团队里,建成一支国家队。”紧接着世界睡眠日,叶京英又带领她的科研团队,经统计4787篇文献,分析153417位患者,在人民大会堂里发布了睡眠问题导致心脑血管疾病的研究报告。她坚定“把咽喉科塑造成国家队里的种子选手。”



       一支能打胜仗的精英团队



    “到目前为止,已明确有90多种睡眠相关疾病。其中,睡眠呼吸障碍疾病发病率较高,对人体危害最大。”睡眠呼吸障碍一直是叶京英关注并不断深入研究的疾病,成立睡眠医学中心是她在科室建设上最先行的一个举动。1996年,叶京英跟随韩德民院士攻读博士学位时,便开始了对睡眠呼吸障碍疾病的研究,“很多患者白天疲乏、嗜睡、没有力量、血压高、情绪不稳定,找不到引起的原因,直到进行睡眠呼吸监测检查后,才发现患者患有睡眠呼吸障碍疾病。”


    手术是否可以完全解决此类疾病?在当时很多患者术后效果不好,并且术中就有出现死亡的风险,如何提高手术效果,如何为患者安排契合的治疗方案,叶京英做了很多研究,也因此连续三年获评中国名医百强榜咽喉及睡眠疾病诊疗专家TOP10,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获得多项科研成果,其中具有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睡眠呼吸障碍疾病的治疗,内外科联合治疗是最大特色。”在清华长庚,叶京英的这一理念得到了机制上的支持,整合式医疗理念的推广,清华长庚睡眠医学中心实现了“一患多专”,患者可同时得到多个专科联合进行的个性化高品质服务。


    经过一年的运营,睡眠医学中心接诊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千余名患者。其中,一位来自河北的患者让她记忆最深,“他也是一名医生”,叶京英通过手术,让这位同行摆脱了白天嗜睡的问题,“通过你的努力让患者重新发挥出更大的价值,这是一种光荣。”


    厚德载物 最是医生


    1977年,17岁的叶京英作为知青,插队到农村,当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赤脚医生,“医生在村里特别受人尊敬,能帮助好多人。”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她所有的志愿都填了医学,并顺利考上了第一志愿的哈尔滨医科大学。1982 年毕业,她以第一名的成绩留校任职,由此开始了她的医生生涯。她总结说,“厚德载物,最是医生。”这既是她的老师传承给她的,也是她的团队所追求的目标。


    生活的阅历在她的心中种下了一颗“公益”的种子,她说“医疗改革的终极目标应该是让医疗资源分配平衡与公平,保证每个人都能就医。细化到我们每一位医生,就是面对所有的患者,只要治病,或者上手术台,都要用同样级别的责任心去对待,就像对待自己的亲戚朋友一样,这才是医生的厚德载物。”


    32年的从医经历,使叶京英享誉国内外。她虽然已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首席专家的,但仍然在坚持开通普通门诊,很多在同仁医院时的患者,不惜跨越半个北京城,来找她看病。在医患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她一直强调,医生要做到、做好三样——“责任心、医疗技术、沟通能力”,无理取闹的患者是极少数。


    “社会越进步,人和自然的斗争就越重要,谁去维系健康、保护生命,是医生。所以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职业,它需要也汇聚了一批这样的人——事业心是从医的的第一选择,医者不仅能为也要敢为医疗奉献自己,这样才能做好这最重要的事。”叶京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