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探头下的文武世界 ——记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超声科主任张华斌

发布时间:2016-10-06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特约记者  韩冬野




    “超声是一个怎样的专科?”


    “超声,是一个很有趣的世界。”


    在这个有趣的世界里,一个探头、一些耦合剂,就是一名超声医生的“武器”,在黑白交织的屏幕上,娴熟的操作手法,外加一双鹰眼,开始地毯式的搜查,直至锁定目标。走近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超声科主任张华斌,一同感受他探头之下的文武世界。





    一封信引来的缘分


    1980年代,医学还是高考报考的热门,在辅导书上看到医学院的介绍,张华斌就直接报了医学,并如愿以偿进入了北大医学部。没想到大三开始临床实习时,舍友的一封家书,闹了个乌龙,竟为他与超声科牵了“红线”。


    “学校里有一位教授与我的舍友同名同姓。”收发室误将张华斌舍友的一封家书送到了教授那里,教授打开后才发现误读了学生的信,为表歉意,教授亲自登门,还信道歉。“张武教授是超声界的老前辈。送完信他没有立刻走,而是坐下来和我们聊天,结果聊了足足两个多小时。”这次畅谈,不仅让张华斌了解了关于超声的知识,更把他吸引到了超声的世界里。他笑称:“他不来还信,我不会当超声科大夫。”


    一个有趣的开始之后,乐于读书、勤于钻研,张华斌逐渐开拓出一个有趣的超声世界。如何有趣?他说最初接触临床时,碰到一位40多岁的女患者,贫血很多年,血常规、胃肠镜,能做的检查都做了,没发现问题,患者因为肚子疼得受不了,又到医院就诊,由张华斌行腹部超声,“没有无缘无故的疼痛,一定是哪里不对!”他心里揪着这个想法,仔仔细细地扫了又扫,终于,“在左下腹有一个1公分大小的结节,判断为小肠壁间质瘤。”术后,患者再没遭遇贫血和腹痛的痛苦。张华斌的超声世界里,有一种乐趣叫,和病变较真,医生为患者赢了健康!



    “三点”超声医生


    医院如战场,“临床科室就像飞机,是真正打仗的;平台科室则如航空母舰,没有了平台科室,飞机就没有了着陆点。”而在平台科室中,超声科对医生的需求更高。探头下的世界,想要发现问题,设备只是探病的手段,全靠医生寻找、判断病变,“我很难说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超声大夫,想做好,我想应该至少具备三点。”



 张华斌手绘的小腿下段肌群与血管神经束


    一点是基础知识必须扎实,解剖学、各科室临床认知、影像学,弱一不可。超声是利用声波在人体内扫描,通过声波反馈成像,通过反馈的差异,发现病变。声波扫描时会遇到骨头、气体等很多阻碍。“运用超声探头就像开车,为了达到目标,好的司机要穿过很多东西。”超声医生也要驾驭探头,躲开结构,让成像尽可能清晰,由此获得准确的超声报告。很多病变和人体结构的关系,用文字表达不清楚,张华斌便在报告单上画出来,肿瘤、血管,复杂的人体结构在他的笔下,都变得直观甚至美观,为临床大夫提供了最直接的分析。

  


    一点是必须勤学苦练。为了勤练技术,做住院医师时,周边的同学、朋友都被张华斌扫了个遍。一次为一位同学检查心脏,细心的张华斌查出同学心脏动脉导管未闭,遭到了同学很大的质疑,找来老师反复检查,最终确认患病,不负勤学白练之劳,“细微之处见精神”。


    一点是检查过程中的大局观,以全局洞悉一处细微的病变。超声医师决定着后期大夫的诊断,稍微可疑的病变,都可能造成医生诊断的差别。超声大夫的水平,就体现在对病变诊断的层次上,基础知识特别丰富,才能透过表面,做出深入的诊断。有一次,一位肚子疼10多年的患者,反复行腹部超声检查,都没有发现问题,张华斌没有局限于检查单上的腹部超声,肝胆胰肺肾通查一遍。终于,在反复扫描腹腔主动脉时,发现动脉发出的第一支血管,超声反馈不清楚,和旁边的血管有侧枝。如果没跳出腹部,如果没有关注这一处模糊,检查的结论就是一切正常,而这样就错过了一个中弓韧带压迫综合征的病人。“想不到,就查不到。”张华斌说。


    “超声不是下最后的诊断,但它能主导着病变走到什么方向上去。好的超声大夫要把患者送到正确的方向上去,即使会有判断错误,也一定要分层诊断,如此,不让患者在错误的方向走得太远就能回来。”


    华斌的超声世界


    2014年,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超声科主任张华斌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起名为“华斌的超声世界”,2年过去了,这几乎成为了超声医生圈里无人不知的大号。一个整日忙碌的超声大夫,每周还在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整理疑难病例,回答各地基层医师的提问,亲历亲为一个公众号的运营,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坚持在做?”“你要觉得它很累,它确实很累,你感觉它很有意思,它也很有意思。重要的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张华斌笑着说。



    

    医疗诊疗中没有绝对的权威,“华斌的超声世界”平台上,针对同一病例的言论、见解不一,面对每天几百条的学术评论,让张华斌兴奋的同时很欣慰,“我们都在临床交流平台里一起学习成长。”全国各地3万多的超声医生,遇到疑难杂症难以定论,会把问题提到平台上,“高雪氏病,这样的病例有些大夫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张华斌像一个家庭会的主持人,用一个平台,做着属于他的医疗公益、学习分享。“在我精力允许的情况下,我会让它走得更远一些。”


    “任何一个学科,只要你钻进去,就会很有趣。”张华斌说,而他的超声世界里,无论是互联网络的“呛声”病例,还是临床一线的“逮捕”病变,文、武世界之趣,终归是一个从医者对医学学问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