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最美天使在人间 ——记全军模范护士、302医院副主任护师习羽

发布时间:2016-12-18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  特约记者  洪建国  刘娟


清晨7点半,302医院查房开始了。许多患者翘首期盼一位亲切而熟悉的身影,然而,这位熟悉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

6月13日,患者久久期盼的人由于工作劳累在病床上静静地睡着了。这一天,小雨淅沥,也许老天也在流泪眷顾这位英年早逝的优秀护士长。

她就是解放军第302医院副主任护师习羽,在她短短的54岁人生中,她长期安心传染病工作,36年没有离开过心爱的护理岗位。她优质护理传染病患者,数以万计的患者为她点赞,赢得“全军模范护士”的美誉;她勇于献身传染病事业,参与完成抗击非典、援非抗埃等重大任务;她倡导科室开展优质护理工程,所在科室荣获全国优质护理服务考核先进单位、全军优质护理服务示范病区等称号,她被评为全国优质护理服务考核先进个人……


她是一片云,白衣素雅,行无所息


当护士难,当传染病医院的护士更难。1983年,习羽毕业来到全军唯一传染病医院——解放军第302医院,在这里她要护理大量的传染病患者,接触大量的病毒和细菌,为尽快进入“角色”,习羽边学习边实践,从而病房里多了她忙碌的身影,就像是一片云,白衣素雅,行无所息。

那个时候,习羽每天都从事着最平凡琐碎而繁忙的工作,为患者发药、抽血、打针、测体温、喂水、喂饭、擦身、端屎、端尿,她从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她每天都要完成大量的消毒、保洁、清洗等工作,但她不惧感染的风险。

天道酬勤,习羽在她的护理岗位上实现着三次跨跃:从普通护理到感染护理,从普通护士到护士长,从护理最基层到护理管理层,这也让她能够自如应对各种护理难题。

一次,一位肝癌伴有皮肤炎症的患者李青(化名),身上起满了水泡,护士们很难对其进行静脉血管扎针。面对这种情况,习羽迅速反应,采取在手臂静脉加压的方式从水泡间细小间缝扎针,从而解决了这类患者扎针难、采血难的一大难题。

为让医生准确诊治患者,习羽总结出“精专业、强沟通、细宣教”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护理方案,以消除患者疼痛和忧虑。针对肝源性糖尿病患者的特殊护理需要,她绘制出肝源性糖尿病患者健康饮食图谱及食物交换模型,每周组织一次健康宣教,这套方法在医院推广后,大大增加了患者康复率。

在护士长岗位上,习羽倡导科室开展优质护理工程,带领科室护士全面落实基础护理、强化专科护理、实行责任到人的全程无缝隙的护理服务,所在科室荣获2010年全国优质护理服务考核先进单位、2011年全军优质护理服务示范病区等称号。在302医院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中,身为质量管理科副主任护师的习羽,全程参与医院护理质量文件起草、执行和评估检查,不断完善和提升医院的护理质量,她也被评为2010年全国优质护理服务考核先进个人。


她是一溪水,清澈甘甜,润人心田


熟悉习羽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特点,“人未到 ,笑声先到”。正是因为她爽朗的个性、亲人似地沟通,很多患者都愿意跟她“唠家常”。有的患者一看不到习护士长,就会“魂不守舍”。她还有一个特长,凡是到科室住院的患者,她都会把他们的病情、家庭、职业等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拉近与患者的距离,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今天食欲怎么样?好好养病,您家女儿明天过来看您……”习羽的话无不让患者李为民(化名)心存感激,因为他得了肝癌后,家里因经济原因不愿再拿钱给他治疗,习羽知情后多次给他家人做工作,并且多方组织募捐,他才有了康复的希望。李为民拉着习羽的手说, “遇到您,我就是遇到菩萨了!”

在患者看来,习羽的微笑,就是他们伤痛中一缕温暖的阳光,习羽的汗水,就是他们康复中一滴渴求的甘露。

曾经有一位肿瘤女患者张霞(化名)情绪很不稳定,时常让护士们“无从下手”。一天清晨,习羽一边给她清洗伤口,一边询问她的生活情况。突然,女患者大骂起来,还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说要去自杀,说时迟那时快,习羽一下抱住患者,凭借患者怎样挣脱,习羽都紧紧地抱着患者,动之以情,直到患者情绪稳定下来。原来这名患者还患有精神病,由于当时她家人不在,于是习羽陪了患者整整两天两夜,患者彻底被感动了。事后,患者的儿子找到习羽激动地说,“要不是您,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30多年来,习羽护理患者上万名。一面面锦旗、一封封感谢信,仿佛在诉说着习羽的艰辛和幸福。


她是一团火,激情燃烧,照亮别人


熟悉习羽的人都清楚,每当有重大传染病疫情发生,她总是不顾个人安危,勇敢地冲到疫情第一线。

2003年春天,非典肆虐。习羽主动请缨,投入战斗。在抗击非典的主战场,她虽然明知很可能被传染,很可能失去生命,但她从未动摇、退缩过。当时一位被非典病毒感染的70多岁老人给习羽出了个“三不”难题——“不习惯离开家人”“不愿意被隔离”“不配合治疗”。习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怎么办?“拼了命也要保住老人的命”于是,在老人被隔离的一个多月里,习羽甘愿当起了老人的闺女,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以及各种护理,一有空还给老人说几句家常话,尽可能地稳心、宽心、暖心。后来,老人康复后,竟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变——不愿意离开习羽了。

在战友看来,习羽是一团火,激情燃烧,照亮别人。

2014年,病毒等级最高的埃博拉病毒突袭非洲,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惨遭吞噬。9月,302医院紧急抽组我军首批援塞医疗队。当时已52岁的习羽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她去意已决地写道:“我有35年的临床护理经验,并且为国外高级贵宾服务过。2003年在非典最严重的时候,我带领护士进入非典病房承担起疑似患者筛查工作。我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协调能力,多次担任医院防控培训的教员和监考官,所以我坚决要求去一线抗击埃博拉疫情。”

这次事与愿违,由于年龄和身体原因,习羽没有被批准去抗埃前线。但她仍不甘心,在我军首批援塞医疗队回国隔离观察期间,习羽在隔离点甘愿做起了保障尖兵,她时刻监测队员们的身体状况,照顾大家的生活起居,被大家习惯称作“习姐姐”。2015年1月,我军第二批援塞医疗队回国,习羽再一次出现在隔离点,她热情给大家服务,成为公认的“好大姐”。她严格隔离观察工作,实现了两批医疗队“打胜仗、零感染”的目标。

可谁曾想到,就是这位好大姐在照顾他人的同时,自己还是一个肿瘤患者。2014年12月被确诊后,医生建议让她尽快手术,但为了医疗队回国隔离观察工作,一直在拖延手术时间,直至累倒在心爱的工作岗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