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以仁爱之心守护患者

发布时间:2017-05-09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记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沈犁




    本报讯(记者 李进华)“我内心一直觉得,在工作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对个人而言都是学习和成长。所以再苦再累我也坚持下来。我是清华子弟,父母都是清华大学的教师。我一直记得刚参加工作时,妈妈跟我说,什么工作都是社会需要,必须干好,不要讲客观讲条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这样做的。”清华长庚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沈犁在护理岗位工作了33年,在这个岗位上,病人的微笑肯定、同事的支持赞许、领导的表扬认可,就是对一名优秀医护工作者数十年如一日努力付出的最好报答。


    高考发挥失常  选择护士职业

    1981年,沈犁高考发挥失常,落榜了。她内心失落,作为清华子弟,曾经在清华附中年级重点班,她不能接受高考落榜的现实。当年,家中经济条件非常差,不允许她再次复考,于是,17岁的沈犁不得不上了护士学校。“没办法,当时的分数只够上护校的。”虽然是一次不得已的选择,沈犁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1984年护校毕业后,沈犁被分配到北医一院(现在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病房做护士。呼吸内科大部分都是很重的呼吸系统疾病患者,其中很多肺癌晚期的患者,护理难度大,刚刚参加工作的沈犁接受了现实的第一次考验。最开始,她每天脑子空空地上班,推着治疗车去病房扎针、发药、协助排痰…,什么都不多想。她对自己的要求是,把工作要求和流程搞清楚,别出错误就行。后来,他发现每次遇到患者出现各种复杂的情况,需要及时判断和处理时,医生们都能准确判断并给出必要的处理方案,她想,都是面对患者,为什么我就想不到呢,于是她开始有意识地经常跟患者的主管医生沟通,向大夫请教了解呼吸内科的疾病特点,由于她勤快好学,逐渐地,她了解的知识比同事们多了,做事情手脚也更麻利了。八十年代中期,北医一院呼吸内科引进了一台进口呼吸机,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去参加厂商组织的操作培训,沈犁对那台机器的操作比其他护士熟悉,以至于当时在内科病房只要操作呼吸机就要找沈犁。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沈犁接收记者采访


    由于工作表现突出,工作四年后沈犁被调到心脏科监护室工作了,没有任何心脏疾病专科培训的她,就服从领导安排上岗了。最开始的时候,工作非常吃力,她就每天加班向同事学各种仪器操作,病患护理方法等。医院要求护理人员走路轻、说话轻、关门轻,要保证病人休息好。在心脏监护室,上夜班的时候,晚上经常遇到各种仪器报警,报警声很大,经常打扰到患者休息。为了让患者能休息好,她都是把仪器报警声音调小,自己轻轻在患者床边巡视观察。有一天,一位住进监护室的血液科老专家问沈犁:“你你来心脏监护室多长时间了?”沈犁说,“两个月了。”老专家称赞她道,“没想到,我看你比在这里工作两年的护士还熟练!”

    在心脏监护室两年后,又被调到了心脏内科和内分泌科的普通病房工作,在内科一干就是27年,无论在哪个科室,沈犁都积极主动地和医生沟通,了解疾病和患者情况,在沈犁的带动下,整个内科的护士们都开始主动和医生沟通,形成积极好学、密切配合的工作氛围。内科的很多医生都反映,护士们和以前不一样了。


    干一行钻一行  创新工作提升自我

    在北医一院工作了7年之后,沈犁被升任为科室的代理护士长,她身先士卒,经常把自己的工作心得和感受向科室的护士们传达,工作中,她不仅提出严格要求,也让她们认识到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在她的努力下,整个科室的精神面貌越来越好。后来,医院就让她做了大内科的总护士长,共管理15个护理单位,300多张病床,300多名护士。做总护士长8年间,沈犁经常告诉护士们:不要贬低自己的工作,能在医院的环境帮助患者,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要全身心地投入,把其中专业领域的知识掌握好。


    1997年,北医一院派医护人员去美国JOSLIN糖尿病中心学习糖尿病患者规范化管理。在美国,沈犁学习和了解到应该如何对糖尿病患者实施教育和管理,让糖尿病患者能有质量地生存。一个糖尿病患者的治疗和康复管理不仅要有医生、护士,还要有营养师、运动治疗师,以及社工的参与。从美国学习回来之,北医一院内分泌科仿效国外的经验设立了糖尿病强化治疗门诊,并要求门诊的大夫、护士和营养师要同时出诊。沈犁在糖尿病门诊一共三年时间,每周跟随大夫出四个半天门诊,对那些患者用心地进行个体化教育和指导,指导内容不仅包括怎么注射胰岛素、监测血糖,还包括饮食、运动,以及特殊情况下的自我管理等各方面。

    “比如糖尿病足,有人的脚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但他实际上是糖尿病患者,他的脚有可能因为神经病变对外部刺激没感觉,有可能一粒沙子就会导致他的脚溃烂,最后可能被截肢。”提起那段时间的很多工作,沈犁说,糖尿病患者的规范化管理和教育工作是长期的过程,教育的目的是要帮助患者行为改变。很多患者对护理人员的规劝和建议无动于衷,或者持怀疑态度,甚至感到反感,沈犁就请那些控制好的和控制不好的患者,从正反两方面“现身说法”。病房曾经有一位因为糖尿病加重而被截肢,同时又做着肾透析的女患者,得知病房有的患者对护士提供的建议将信将疑,她就主动坐着轮椅去病房讲述自己的经历,告诫病友听从医护人员的指导。不吸烟、限制饮酒、远离高糖和油炸食品、规律做运动等等,这些习惯护理人员每天都要跟患者强调,并努力说服他们、督促他们按要求去做,养成健康生活方式。

    2005年开始,沈犁任北京护理学会内科专业委员会内分泌学组的组长,在学会领导支持下和学组同仁共同努力下,2007年第一期“糖尿病健康教育护理师资质认证”工作在北京终于开展起来;到今年,糖尿病健康教育护理师认证工作已连续进行十年了,为各大医院和社区培养了大批糖尿病教育和管理的护理骨干。


    选择再出发  向护理工作更高阶迈进

    2011年,沈犁离开北医一院应聘到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之所以决定到清华长庚医院,沈犁笑着解释“可能源于自己的清华情结”,自己又是“清华”一份子了。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沈犁到急诊检查护理工作


    来到清华长庚之后,沈犁先被安排到台湾长庚医疗体系进行岗位培训。台湾长庚属于企业化管理,各种流程和绩效指标很明晰,在工作目标与计划制定、流程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甚至要具体到异常情况控制与处理、矛盾冲突解决,以及工作创新等等,方方面面都有一套标准、成熟的培训方案,是一个系统化、标准化的培训体系。“经过这么完善、标准的规范化培训,我感觉综合管理能力有了很大提升,对未来要面临的工作更有信心了。”沈犁说。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护理部副主任沈犁指导个案管理师工作


    对于新加入清华长庚医院的护士,沈犁认为护士刚工作面临的比较突出的有两个问题。一方面是薪资收入,因为都是外地来京,消费成本高…,是他们来京生活很现实的问题;另一方面是面对职场,要独立……,对他们来讲是挑战。虽然每个新入职场的人都面临这个问题,但就护理人员来说面对的是需要帮助的患者,她(他)有没有准备好要帮助患者的心。90后很多独生子女可能在家养尊处优,家人亲友都是围着他转,但是到医院她(他)得围着病人转,当遇到难缠的病人或家属,或者遇到病人不理解甚至不理智行为时,护士就委屈的不行,想不通,认为我都对病人这么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遇到这种情况护理部除了了解清楚是非曲直,还是多从护士这边做工作,一方面安抚,教她自我保护,另一方面也要让她懂得换位思考,站在对方角度去看病人的需求和诉求是什么,多去理解病人,而不是眼睁睁地等着对方理解自己。因为绝大多数病人来到医院的初衷都不是找茬制造不愉快的,是需要有人帮他,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双方充分沟通表达清楚,看看我们的条件能帮忙多少,让对方感受到诚恳和尊重,其实真正理解了对方就不觉得自己委屈了。再者说做护理工作天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哪能都理解你都不委屈的……?总之,帮助年轻人自己内心变得强大,不要总是楚楚可怜需要别人关怀理解的样子,这样根本不适合医院这个职场,带着这种心态走下去会很纠结,很艰难,甚至走不下去的,引导他们在日积月累的护理工作中逐渐认清楚想明白这些道理,让护士快速成长比什么都要重要。沈犁说,在清华长庚医院,护理人员进阶路线是非常清晰的,如果顺利的话他们的成长是很快的,这是与清华长庚医院借鉴台湾人才培养机制及管理模式分不开的。

    沈犁介绍说,目前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护士们平均年龄在26岁左右,她将带领她们在护理岗位上坚定地走下去,在为病人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让每个护理人员公平享有培训进阶、学习提升的机会。

    对于沈犁来说,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不只是回归之地,更是圆梦之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