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驿站

女人,宁做泼妇,别做怨妇

发布时间:2017-10-13 来源:心理时间

作者:艾小羊  


01


贵妇,泼妇,怨妇,是女人的三重境界。

说到贵妇,很多人可能要笑。都说三代出贵族,中国哪有什么真正的贵妇?贵妇的贵,是贵在情绪,一个女人在理智的时候,智商情商会高得令人肃然起敬。

我见过特别理智的女性,在遭遇最狗血的情变时,活得像贵妇一样。孩子三岁,丈夫外遇高中时的梦中情人,她关起门来想了三天,决定离婚,成全对方。

接下来的一年,是她人生最黯淡的时光。她为儿子幼儿园入学奔波、承受父母的不理解和自己所在单位对于离婚女性的歧视,同时她开始考专业证书,为跳槽做准备。

如今她是大公司中管,过得越来越好,自嘲是“被甩发达”。一次谈起当年离婚,她说:“我就是想让他们在一起,成全他们,让他们美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沉入婚姻的一地鸡毛,我要让生活亲手打碎他们的王子公主的梦。”

她的表情坚毅,语气平和,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女王。

我相信当年,她也恨过、怨过,但她没有放纵自己的恨和怨,让它们成为猛兽,咬伤他人也反噬自己,而是理智判断形势。

如果你留住这个男人,外面的女人将永远成为他心口的朱砂痣、梦中的红玫瑰,她不要与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在一起,她要成全他们,亲手打碎他的梦。

她前夫与梦中情人在一起5年后,有一天接儿子去游乐园,忽然说:“当年真是对不起,现在觉得还是你好。”

她微微一笑。这句整整迟到5年的对不起,如今她已经不需要了,她甚至想对前夫说一句谢谢。

是他的背叛,让她明白了自己的重要。你弱的时候根本没资格谈判,转身离去然后活得更好才是最体面的回应。


02


女人的第二重境界是做泼妇。泼妇有勇气、有力气不断制造麻烦,让男人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婚姻是诚信的契约,谁先打破契约,谁就不得安宁,这很公平。

最有名的“泼妇”是胡适的太太江冬秀。

胡适与曹诚英相恋后,想要离婚。江冬秀拿起桌上的剪刀,比划着说,你要敢离婚,我先杀了你孩子,再杀了你,然后自杀。

与江冬秀一条道儿上的还有梅兰芳先生的太太福芝芳。梅先生与孟小冬相爱,去美国巡演时,以太太福芝芳怀孕为由,准备带孟小冬去。

福芝芳立刻联系医生,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梅先生无奈,只好谁都不带。

后来梅兰芳与孟小冬分手的导火索,也是梅母丧事,福芝芳以死相逼,不让孟小冬入灵堂拜祭。按中国传统,进了灵堂就相当于承认儿媳妇的身份。

这样做,对另一个女人的确残忍。

曹诚英与孟小冬也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女士,然而,当两个人的故事变成三个人的事故,不想伤害任何人的结果是所有人都受伤害。

一个直男朋友告诉我:“世上根本没有天生专一的男人,这是生物性决定的。男人专一,往往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懒二是怕。很多男人在感情上的优柔寡断,是被泼妇女朋友治愈的。”

虽然泼妇的姿态不那么好看,但如果你身陷战场,又想打赢,结果肯定比姿态重要。

能做贵妇最好,那是所有女人的梦想。但如果生活没有给你做贵妇的机会,以泼妇的姿态让他人明白规则的重要,也是对自己最大的善良。

贵妇与泼妇,表现不同,内核相同。在遭遇变故的时候,都能冷静分析形势,确定战略方针,摸准软肋,直击七寸,像战士一样去战斗,而不是像怨妇一样去哭泣。


03


做女人,最低的境界是怨妇。不仅女人,男人中也有很多怨夫。

美国广受推崇的心灵导师威尔·鲍温,在《不抱怨的世界》一书中这样描述:“抱怨就好比口臭,当它从别人的嘴中吐露时,我们就会注意到;当从自己的口中发出时,我们却浑然不觉。”

怨妇的最大特点是永远关注情绪的发泄,永远在问为什么,永远想不通,所以她们会揪住问题的细节不放,越想越委屈,却没有能力站在更大的格局上,去解决问题。

我对你这么好、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我哪儿做错了、哪点对不起你、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你当初说过的话怎么都不算了……怨妇每天纠结在这样的问题里,指望对方良心发现,重新把自己当成小公主。

却不懂有裂痕的关系,是较量和谈判,打感情牌屁用没有,只会让对方看透你的虚弱与无力。

当女人沉迷于抱怨,其实已经放弃了选择的主动权。所以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抱怨了10年的女人,她嘴里的男人,已经渣破天际,可她还在婚姻里继续抱怨着。

爱抱怨的人,内心都虚弱。她们心里经常有一种声音:“我这么弱,这么惨,所以你要对我好。”

而强大的女人,无论选择做贵妇还是做泼妇,她们最看重的,永远不是别人为自己做些什么,而是考虑自己能为生活做点什么。

做女人的三重境界,贵妇最可贵,泼妇最实用,怨妇最无能。体现的其实是女人从男权社会向男女平等社会过度的自我觉醒和觉知——

从以扮弱、扮美向男人索取,到以强硬的态度从男人那里拿回自己应得的东西,再到“不屑与人争,不屑与人抢”的淡然超脱,是女人的成长,更是社会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