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李海霞:扶阳学派的源流

发布时间:2018-01-14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学派”侧重于学术上自成体系。而“流派”侧重于分歧。流派发展到一定程度,独特的实践和理论上升为系统的学说时,就形成了学派;而学派发展到一定程度,内部出现异化,就会形成不同的流派分支。

  但对某学术流派的命名,则往往是后人给予和约定俗成的。正因如此,中医学术流派的命名不尽统一。有以代表性人物命名的,如河间派、丹溪派;有以学科命名的,如医经派、经方派、伤寒派;有以观点或学说命名的,如补阴派、温补派、汇通派;有以地域命名的,如易水派、新安派等。关于扶阳学派的兴起,需要从《易经》说起。

    1《易经》与扶阳思想

  中国早期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科学不发达,先民们对于自然现象、社会现象,以及人自身的生理现象不能作出科学的解释,因而产生了对神的崇拜,认为在事物背后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的存在,支配着世间一切。当人们屡遭天灾人祸,就萌发出借助神意预知突如其来的横祸和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的欲望,以达到趋利避害。在长期的实践中发明了种种沟通人神的预测方法,其中最能体现神意的《易经》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产生的,同时期产生的还有祝由。

  上古旧石器时期(距今约300万年~距今约1万年)的中期有巢氏昊天伏羲,发明了先天四卦,五帝时期的伏羲氏风昊发明了先天八卦,颁布了第一本《易经》。

  与《易经》同时存在的还有《连山易》与《归藏易》。传统认为《连山易》出现在夏代,通常称为《连山》,属先天易,但已失传。历代相传的认识一般是“连山首艮”“以不变为占。”“艮”为山,为止,故为阴;“以不变为占”所谓以“不变为占”。连山易是以艮卦开始,如山之连绵,故名连山。是以不变爻的爻辞来判断吉凶。阳主动,阴主静,其崇阴主静之意更显。从这两点看,说《连山易》中无崇阳思想。《归藏易》出现在商代,通常称之为《归藏》,首坤,故名为归藏。很明显,相对《易经》的重阳思想,《归藏》有明显的重阴倾向。归藏也已“不变为占”。以静为主爻。综合以上,不难发现《连山易》、《归藏易》与《易经》崇阳、重天道的思想,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易经》在产生之初没有太极图,宋代由道士陈抟所作,原叫《无极图》。陈抟是五代至宋初的一位道士,相传对内丹术和易学都有很深造诣。据史书记载,陈抟曾将《先天图》、《太极图》以及《河图》、《洛书》传给其学生种放,种放以之分别传穆修、李溉等人,后来穆修将《太极图》传给周敦颐。周敦颐写了《太极图说》加以解释。现在我们看到的太极图,就是周敦颐所传的。八卦符号出现于周朝之前,相传为上古伏羲氏所作,而“太极”一词最早见于《易传•系辞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何谓太极?“太”有“至”的意思;“极”有“极限”之义;“太极”就是至于极限,指的是宇宙演生阶段中阴阳鱼形环转相抱的太极图,并不是用来表达太极形象的图,倒是其原名“天地自然之图”阴阳尚未分化的最初形式。故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表达阴阳二气自然流转)比较贴切;而想要表达太极形象,一个空空如也的灰色圆形似乎就足够了。

  《易经》本身,在《汉书•艺文志》中描述成书过程时,称“人更三圣,世历三古”。三圣,即伏羲,文王和孔子。《周易》没有提出阴阳与太极等概念,讲阴阳与太极的是被道家与阴阳家所影响的《易传》。《传》包含解释卦辞和爻辞的七种文辞共十篇,统称《十翼》,相传为孔子所撰。

  到了汉代,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提倡大一统,儒学成为西汉的统治思想。自孔子赞易以后,《易经》被儒门奉为儒门圣典,六经之首。儒门之外,有两支易学与儒门易并列发展:一为旧势力仍存在的筮术易;另一为老子的道家易,易学开始分为三支。

  《系辞》部分是对《易经》总的说明,内容博大精深,是今本《易传》七种中思想水平最高的作品,是学易必读之篇,阐述了乾坤在《易经》中的地位以及内在的根据,追述了《易经》起源、形成、作者、成书年代,揭示了《易经》的作用为认识事物规律、预知未来、道德修养、安邦治国、观卦象制作器具;解释了十六卦十八辞,以补充《彖》《象》之不足,说明了《易经》体例,包括卦位、作用、爻位、爻德等;保留了古代原始的占筮方法——大衍筮法,并对其客观根据作了说明。

  《乾•彖》:“大哉乾元,万物滋始,乃统天。”《坤•彖》:“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系辞》中也说“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均明确提出了阴阳关系中阳主阴从、阴贱阳贵的观点。

    1.1扶阳治则与《易经》

  扶阳医学立法体系中的桂枝法系列,附桂法系列,附子法系列,与《连山》、《归藏》、《周易》的开篇首卦混然无间。扶阳医学的理、法、方、药、脉不仅与河图洛书、《内经》、《易经》、《伤寒论》的基础思想一脉相承,而且还使河图、《易》、《内经》、《伤寒论》实现了跨越和统一。

  从《医理真传》、《医法圆通》两本书来看,郑钦安对伤寒论十分推崇。称颂仲景“真是仙眼仙心,窥透乾坤之秘,立方立法,实为万世之师”《医理真转》“三百九十七法,法法神奇;一百一十三方,方方绝妙。

  《连山》的开篇,起卦为艮,艮为山,为太阳之门阀。扶阳医学的起手之法为桂枝法系列,其立法思想就着眼于连山的首艮。

  “用桂枝尖引少阴之气(坎)与太阳相接,使太阳由水(坎)而土(艮),由土艮而木(震),由木(震)而火(离)。”随脾之运化(坤)交通于上下内外。(《卢氏临证实验录》)《连山》也,系桂枝法也,治上焦也。

  《归藏》的开篇起卦为坤,坤为太阴,足太阴脾,手太阴肺。此乃扶阳医学上焦与中焦同治之法,也即附桂法也。该法着眼于《归藏》的首坤,用桂枝法加附子和淫羊藿,引阳入阴,归藏为本。《归藏》也。己收藏也。脾也,肺也。附子桂枝法也,治上中二焦,内外并治之法也。

  《周易》的开篇起卦为乾,且以乾坤为首,以坎离为尾。以乾坤为体,以坎离为用。在《伤寒论》里,水火又同名少阴,这个少阴就囊尽了进了乾坤、天地、阴阳、水火。正乃扶阳医学治下焦之法,附子法系列。其立法思想就着眼于《周易》的乾坤坎离。以四逆法立极,以填精法守极。《周易》的核心思想皆在其中。《周易》也,附子法也,乾坤坎离也,收工归一也。

    2《道德经》与扶阳思想

  中医认为气是构成宇宙的最基本元素,因此构成物质的本源是气。气之本义:气”字的本义原指自然界的气和人体呼吸之气息。哲学之气:作为哲学概念出现的时间是在春秋战国之前。老子《道德经•四十二章》:“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管子则进一步提出“精气说”,其主要观点认为气的概念即“精气”,《管子•内业》中谓:“精也者,气之精也。”庄子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哲学,提出了自然界万物都是由“一气”变化而成的观点,其在《庄子•知北游》中曰:“人之生,气之聚。”列子则从气的不同状态来描绘了天地形成的过程,《列子•天瑞》:“夫有形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气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沌。”至此,气的概念已成为中国传统哲学的核心理论之一,其主旨思想认为气是宇宙的本原物质。

    3《黄帝内经》与扶阳思想

  关于阳气,在《黄帝内经》中有专门的论述。《黄帝内经》,全书分《素问》和《灵枢》两部分,共162篇,其中以“气”命名的有19篇,内容涉及到“气”的有131篇之多,两者相加占总篇数的93%,书中所记载各种“气”之名多达2997个。《黄帝内经》气出现3038次。中气,宗气,营气,卫气,脏腑之气:脏腑是气的组织,是五大气运行的系统,经络是气的通道,是神经肌肉血管的综合体。从五运六气到生理机能,从生理机能到病理变化,从预防养生到治则治法,各个层次中随处充斥着“气”的概念。例如自然界中,有四时之气、阴阳五行之气、六气,有天气、地气,有疫气、疠气等层次的不同概念。而在人体中,则有元气、清气、谷气的区分,有经络之气、脏腑之气的辨析,有营气、卫气的概念,有正气、邪气的层次。

  《内经》中“阳气”二字共有138个。自然界温热之气:《素问•脉要精微论》:“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药食之气:《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阳为气,阴为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阳气”指天气,与“地气”相对而言:《素问•四气调神大论》:“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阳气”指风邪:《素问•疟论》:“夫寒者,阴气也;风者,阳气也。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自然界阳气的概念是相对的。就方位来讲,指天气;就病因来讲,指风邪;就药食气味来讲,指药食之气;就性质来讲,指温热之气。

  阳气指卫气:《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素问•痹论》:“其寒者,阳气少,阴气多,与病相益,故寒也。”《灵枢•大惑论》:“夫卫气者,昼日常行于阳,夜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阳气”是又指阳热邪气:《素问•痹论》:“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因此,人体中阳气的概念也是相对的:

就作用与形体来看,阳气指作用;就五脏六腑、经络机能来说,阳气指六腑之气、阳经之气;从营卫之气来分,阳气指卫气;从运动的趋势和属性来说,则运行弥散的、外向的、升举的或性质亢盛的、增强的、轻清的称之为阳气。诸阳气通过经络系统运行敷布周身,以维持机体生命活动。

  《内经》认为健康是人与自然、社会之间的整体平衡,以及人体自身阴阳之气的协调平衡,是“天人合一”、“阴阳自和”、“形与神俱”、“阴阳应象”等功能状态的综合体现。《道德经》“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和是结果,阳主阴从是前提。

  《素问•阴阳离合论》云:“三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浮,命曰一阳。”“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命曰一阴。”这里提出三阳、三阴经相互间分则为三,表现为开、阖、枢气机活动,合则为一,即一阴、一阳,表现出阴阳气机活动的基本规律。三阳来看,太阳主一身之表,敷布阳气,开发腠理,故太阳主开;阳明主三阳之里,受纳水谷,集阳于中,故阳明主阖;少阳主半表半里,枢转气机,出入表里,故为枢。三阴来说,阴藏于内,而太阴敷陈阴气,脾气散精,肺气宣发,使营行血脉,卫发腠理,故太阴为开;厥阴藏血,受纳先后天之精华以为阳气新生之用,故厥阴主阖;少阴为水火之藏,统领五脏之阴阳,总枢气机之升降,为人体阴阳之根本,故少阴主枢。六经开阖枢的规律:太阳为开,主宣发人体气血于体表;太阳开极后,则需要阳明敛降,故阳明主阖;阳明敛降的同时,发生太阴之开,阳气敛降于内在脏腑;太阴开极后,则需要厥阴升发,故厥阴主阖。这是一个完整的气化过程,少阴和少阳均主枢,少阴为阳枢,助阳明敛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少阴病篇中有三急下证。少阳为阴枢,助厥阴升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太阳病篇中有许多柴胡证。因此,内经开阖枢的理论有助于认清《伤寒论》中六经的实质。

  其中太阳为阳中之阳,少阳为阴中之阳;太阴为阴中之阴,少阴为阳中之阴。二阴二阳之四象代表四方,四时、二至二分(冬至,夏至,春分,秋分)等。《内经》在此基础上首创“三阴三阳”之论,《素问•六元纪大论》说:“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也。”其较之“二阴二阳”即在太阳,少阳中增加了“阳明”(《素问•至真要大论》)曰:“两阳合明,谓之阳明”在太阴,少阴中增加了“厥阴”(《素问•至真要大论》曰:两阴交尽,谓之厥阴)有学者认为,在“两仪—四象—八卦”的生成序列中,完全以2的倍数递增的,就描述人体生命现象而言三阴三阳比仅以2为要素的“两仪-四象-八卦”序列更实用,更贴切。

  经典的是《素问•生气通天论》,其中典型观点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阳气是生长发育之根源:素问•上古天真论》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其机理是,无论是生殖功能盛衰还是生理发育,均源于“肾气”,实际上就是指“肾阳”而言,是由“肾阳”的盛衰而决定的,“肾阳”的盛衰变动主导人体生命的全过程。

    ①气化作用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阳化气,阴成形”。《素问•灵兰秘典论》:“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阳气的气化作用,简单的说就是阳气有使物质发生变化的功能。在人体中,气化是因食物化生气、血、津液等基本物质与汗、尿、便等代谢产物的作用及机制,以及对人体生命过程演化和调整原理的具体概括,相当于现代医学所说的新陈代谢。人体新陈代谢靠阳气气化作用来维持,摄入体内的食物,吸入人体的清气,在气化作用下变成精微物质进入人体,在人体内又在气化作用下合成人体有用的精、气、血、津液来充养人体,同时分化出无用的代谢废物排出体外。水谷化为精微:《素问•经脉别论》载:“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行气于府,府精神明,留于四脏。”以及“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呼吸化生精微:《灵枢•刺节真邪》云:“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精神互化:《灵枢•本神》篇解释说:“故生之来谓之精。”《灵枢•本神》又曰:“两精相搏谓之神。”

    ②卫外功能

  《灵枢•营卫生会》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藏六府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灵枢•五味》:“黄帝曰:‘营卫之行奈何?’伯高曰:‘谷始入于胃,其精微者,先出于胃之两焦以溉五脏,别出两行营卫之道。’”《素问•痹论》:“卫者,水谷之悍气,其气慓疾滑利。”《素问•痹论》:“卫气,阳气也,即人之天气也。”《灵枢•本藏》:“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者也。”

  张仲景《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篇》谓:“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主之。”此病机为阳不能密所致阴不能固,所以用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温心阳以固肾精。又《伤寒论》曰:“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此汗漏不止,是阳虚漏汗也,故用桂枝加附子汤温阳。再如李东垣的《内外伤辨惑论》用当归补血汤治疗失血过多证,方中五倍黄芪,一倍当归,即取其益气固血之用。《傅青主女科》治疗女子血崩,用固本止崩汤,方中以人参、黄芪为君,亦取其益气止血,此皆寓有“阳密固阴”之义。若阳气不能致密于外,则津液易外泄,邪气易侵袭。如《灵枢•营卫生会》曰:“卫气走之……见开而出,故不得从其道,故命曰漏泄。”这是因卫表不固,导致汗出如漏,其机理为阳不能密。再如《灵枢•五变》中曰:“肉不坚,腠理疏,则善病风。”此亦阳不能密病例之一。

    4《伤寒论》与扶阳思想

  在《黄帝内经》中对阳气的功能、作用有了系统的认识,在运用方面,集大成者是张仲景的《伤寒论》。

  何为是伤寒,寒是冬之气。春温、夏热、秋凉、冬寒,那么怎么会产生寒呢?春夏季节,阳气处于释放状态,所以天气就变温热。秋冬季节,阳气由释放转入到收藏状态,天气也就渐渐的变得寒冷,这是寒的一个根本意义。从这个意义我们可以看到寒实际上是反映阳气的收藏状态,是阳气收藏的外在表现,所以寒不但是冬之气,但根本上是讲寒是阳气的收藏之气。《素问•四气调神大论》:“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

伤寒的核心问题就是破坏了无扰乎阳的原则,所以道家讲致虚极,守笃静;儒家讲宴坐,讲知止;佛家讲禅定。这些都是强调静强调藏。养精蓄锐的过程做好了,以后就能正常的发挥作用。如果机体伤寒了,这个时候阳气是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会从沉睡中醒来,会马上使转入释放,去抗邪。阳气被扰动了,养藏的格局就被彻底打破了,体的涵养程序遭到破坏,那用的方面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所以伤寒实际上就是伤藏,伤害了阳气的收藏状态,把整个养藏给破坏了。阳气的养藏一受到破坏,阳用不能发挥,不能做寿命的保障,不能卫外而为固,那不但中风,伤寒、湿温、热病、温病要发生,百病都会发生,会百病丛生。因此只有养藏好了,才能发动新一轮的生发和释放,比如晚上不睡,第二天就没有精力,道理是一样的。

  《伤寒论》113方,其中有85方用温、热性药物,34方用附子,43方用桂枝,24方用干姜,温扶宣通阳气之方药约占大半,处处体现出张仲景学术思想的智慧和光辉。

  《灵枢•本脏》云“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膝理,司开阖者也”。《素问•痹论》:“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镖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卫阳实受寒邪而郁遏,不得宣泄,经气运行不畅,营阴闭郁,肺气不宣,则可见“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予麻黄汤宣展郁遏之卫阳以运行周身,输布营阴,宣降肺气。卫阳虚受寒邪而不固,失其肥膝理,司开阖之功,营阴外泄,故见“热自发,汗自出。音音恶寒,浙浙恶风,翁翁发热,鼻鸣干呕,脉缓”,桂枝汤以实卫阳,疏风寒,固营阴。方中桂姜合味,增扶卫阳之功。若卫阳因过汗而更虚,阳虚失于温养,经脉失养,“遂漏不止,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予桂枝加附子汤,桂附相合,扶阳解表之力更甚。胃热气滞致痞兼表阳虚,可见“心下痞,而复恶寒汗出”,予附子泻心汤寒温并用,单味附子以达温经复卫阳而固表的作用。

  张仲景常用的温扶宣通阳气之药还属桂枝。在《伤寒杂病论》中用桂枝达76次之多,其中伤寒论有41方,《金匮要略》有35方。张仲景用桂枝大致概括为四点:一是中风,指的是太阳中风;二是虚劳,多见虚劳病篇;三是水饮,水饮用桂枝的处方非常多;四是瘀血。其作用大体上可以归纳为:散寒解表、调合营卫、温通经脉、温助营气、利肝肺气、平冲降逆。

  郑钦安在《医理真传》和《医法圆通》之中处处都讲到桂枝汤,集中论述在《医法圆通》中的“太阳经用药图”中,他称桂枝汤是“调和阴阳第一法”。接着又在“桂枝汤圆通应用法”中讲到:“按桂枝汤一方,乃调和阴阳,彻上彻下,能内能外之方,非仅只仲景原文所论病条而已”。他还指出:“今人不明圣意,死守陈法,不敢变通,由其不识阴阳之妙,变化之机也,予亦粗知医,常于临症时多用此方,应手辄效。因思桂枝汤方,原不仅治一伤风证。凡属太阳经地面之病,皆可用得”。

    ①桂枝的应用

  扶阳医学对经方主药——桂枝,进行了长期的配伍环境,配伍运用和配伍规律的研究,逐步形成了一套经得起反复实践,反复验证,其疗效能够经久不衰,且以桂枝为君药的法的系列,扶阳医学将之称为桂枝法。这套法的系列,其理论源泉来自于内、难、易、伤寒的医学思想,立法根基来源于《伤寒杂病》的辨证思维,其立法组方是严谨的,药性配伍是精练的,临床疗效也必然是灵验的。

  卢太师在他的方解中经常说呀:“用桂枝尖拨动少阴透达太阳”,这句话指的就是从后天八卦的坎卦到艮卦。我们在《桂枝法大起底》一文中也讲到,太阳就定位在艮卦,所以“由桂枝尖拨动少阴透达太阳”而产生的这路气呢,我们把它称之为太阳寒水之气。我们内证的时候同样可以内观到这个气,大家可以内观到第四骶骨有涌现不停的生命之泉,并不断闪烁着纯白色的光。这个纯白色的光呢,再经过命门温暖之后,沿督脉两侧的膀胱经上行,从而就产生了这样一路太阳寒水之气。

  心主血脉,血脉的运行有赖于心阳的推动,“火者,心之所主,化生为血液以濡养周身”。“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阳充足则能化神养神而使心神灵敏不惑。汗为心之液,过汗则心阳随汗而泄。若由于由于平素调摄不慎,或感受寒邪,伤损心阳,或病中发汗太过,必致心阳损伤,而使心“主血脉,主神明”之职失施,多出现血脉痹阻及心神不敛之象。心阳一虚,心脏失去阳气鼓动,则空虚为主,故见心中悸动不安,如桂枝甘草汤中“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甘龙牡汤中由于心阳虚而致心神不但失于温养,亦不能潜敛于心,心神浮越于外而生烦躁。心阳虚,下焦水寒之气乘虚上逆,可见“其人脐下悸者,欲作奔豚”之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证。若心阳更虚,必发“气从少腹上冲”之奔豚,遂予桂枝加桂汤重用桂枝以强壮君火。细观各方中必有桂枝甘草,两者共奏辛甘扶阳之效,若除去桂枝温通心阳之力,单凭甘草是无法达温扶心阳之功,因此桂枝在此处为扶通心阳的点金之药。

    5扶阳学派的兴起

  在清末,兴起了以郑钦安为首的“扶阳学派”,重视阳气的功能,善用姜附,特别以姜附在急危重症中的运用为著名。其代表作《医理真传》、《医法圆通》、《伤寒恒论》等书广为流传。扶阳学派并不是凭空兴起的,重视扶阳的思想放在清末的时代背景下,结合历史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其产生的历史因素。

  早在东汉时期,通过《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书籍文献,奠定了中医理论的基础和辨证施治的治法治则。而到了金元时期,随着官方颁布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盛行,一方面束缚了从医者灵活选方用药的原则,朱丹溪撰《局方发挥》批之“制药以俟病”、“何异刻舟求剑,按图索骥”。指出了当时从医者因循守旧,墨守成规,不辨虚实寒热的现象。而直接使用选方用药简单易行,但随之则慢慢对《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等中医的经典著作慢慢舍弃,使得从医者的职业水平下降,普遍变成了中医、下医。另一方面由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所用方药多喜用芳香温燥药,遭到了后世医家的批评。朱丹溪在《局方发挥》指出:“不思香辛升气,渐至于散,积温成热,渐至郁火,……将求无病,适足生病。”对滥用芳香温燥行气之品提出了批评。但其实,《局方》作为宋朝官方修订的医学手册,它的治法治则是与当时的社会发展与疾病谱系紧密联系的。《局方》成书时期,正值南宋北宋,当时社会经济高度发展,是中国古代经济实力最为强盛的湿气。南宋的财政收入最高时高达16000万贯文,按照购买力换算,相当于今天的9600亿元,相当于上海市2016年DGP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南宋丢掉了半壁江山,其财政收入也是后世难以企及的。这样的经济基础带来了人民生活水平极大的提高,生活质量也得到很好的改善。《东京梦梁录》中记载的酒肆:“此店入其门,一直主廊,约一二十步,分南北两廊,皆济楚阁儿,稳便坐席,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妓女数十,聚于主廊面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如神仙。”仅从酒肆的规模可见当时的汴梁生活的豪奢。由此可以推出当时人们的体质和疾病大多以痰盛湿盛为主,故而《局方》中多用芳香温燥行气之品是有其历史社会背景的。

  所以到了宋朝之后,诸多医家开始立论以纠正前朝之偏颇。其中,刘河间他从火热立论,治疗力倡寒凉,提出“六气皆从火化”,“五志过极,皆为热甚”的学说;张从正对于当时人们喜补恶攻,医者投其所好,过用补药的风气深恶痛绝,从邪论病,创汗下吐三法,为治病大法;朱丹溪更是认为《局方》之学,流于粗浅,四处拜师,学习经典,博采众长,从滋阴立论,以斥温燥。一时间声誉显赫,学者以之为师,治病倚之为法。但好景不长,在刘河间、张从正、朱丹溪之后,诸多医家学习其滋阴学说不善,导致其用药多寒凉而伐戮阳气,由此造成了新的时弊。在此之后叶、薛、吴、王等温病学家,在用药上多喜寒凉轻灵,除治疗温病,在杂病辨治上也有同样的用药规律,这样又形成用药阴柔,处方平稳的新流弊。这种时代的局限就是清末“扶阳学派”产生的历史背景。

    “扶阳学派”的产生伴随着当时的时代背景,又有其学术发展进步的推动,还有为强调某一方面的重要性而以偏概全的偏激思想。熟悉这些历史也为我们现代“扶阳学派”的发展提出了警示。创始人郑钦安早年师从名儒刘芷塘,其“上溯《周易》《内经》,中得《伤寒》心法,下览历代医家著述而兼采其长”奠定了厚实的中医经典的功底。所以我们在学习“扶阳学派”的时候也应重视“扶阳”内涵的源头,做到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正如张存悌教授所讲“要想学好火神派,没有伤寒根基不行”。

    (李海霞  傅建平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心血管科)

李海霞简介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研究所博士后,分别师从王永炎院士、王阶教授、王忠研究员。

    现在广安门医院心内科工作,主任医师。方向中西医结合心脏病治疗与康复。

    任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扶阳学派分会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仲景医学研究分会副会长;药食同源养生全国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医药心脑血管疾病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兼秘书长,青年专家委员会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西医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兼青年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委;世中联中医药数据监查工作委员会理事; “亿科创新智库”专家;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临床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表达艺术治疗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委员;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睡眠障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女医师协会心脏康复研究中心委员;世界中联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身医学分会青年委员;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膏方医学专委会常委。

    获中华国医膏方服务季特聘首席专家称号。被北京中联国康医学研究员聘为中华国医经方高级研究员。参加第六届全国心肺运动理论与实践暨心肺运动试验规范化操作学习班。参加第七届全国心脏康复及进展学习班。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等课题三项,参与973、国自然等课题七项,参与编著著作4部,发表论文58篇,SCI检索13篇,第一作者22篇,通讯作者14篇。2006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第12名);2007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第8名);2008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技进步奖(第1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