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李海霞:扶阳思想与妇科疾病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前言

  当代社会妇女疾病复杂多样,其病因病机也相应的繁多复杂,这与女性特殊的生理状态有着密切的联系。随着中医理论,特别是妇科理论与扶阳理论的发展,越来越发现阳气在妇科疾病中重要的作用。历代医家认为女性发病的病因多为气滞血瘀或气虚血虚,即“女子以血为本”,而脏腑阳气相对虚弱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医理论中“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行则血行通畅,因此对于妇科疾病,辩证使用扶阳方多收到良好的疗效。

    1中医对于妇科疾病的认识

    1.1《黄帝内经》 对妇科的认识

  中医对妇科疾病最早是在《素问》中论述了女性的生长、发育、繁殖。在《上古天真论篇》中提出:“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系统地论述了女子气血随年龄的增长的生理变化,阐明了女子14岁时太冲脉盛,盛极而衰,在此之后其气血开始逐渐走下坡路,故在女子14岁之后针对女性气血状态下降过快的患者,通过扶阳法,辅助其阳气恢复正常状态,可缓解女性过早衰老。《骨空论》中提到:“任脉者,……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冲脉为病,逆气里急。督脉为病,脊强反折。……此生病,从少腹上冲心而痛,不得前后,为冲疝;其女子不孕,癃痔遗溺嗌干。”表明任脉与督脉保持充盈的状态深刻影响着女子的孕产。

    1.2《医宗金鉴》 对妇科疾病的认识

  《医宗金鉴·妇科总括》开篇即提出:“妇人诸病,本与男子无异,故同其治也。其异于男子者,惟调经,经闭,带浊,崩漏,症瘕,生育子嗣,胎前,产后诸病,及乳疾,前阴诸证不相同耳。故立妇人一科,以分门而详治焉。业是科者,必先读方脉,心法诸书。然后读此,自有豁然贯通之妙。”妇科疾病与男子无异,所以之法相通。不同之处在于女子生理结构的不同,使得女子调经,经闭,带浊,崩漏,症瘕等等别与男子。

    1.3《胎产书》 的认识

  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胎产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妇产科专著,该书全篇仅400余字,记载了胎产相关的注意事项与禁忌。书中记载的怀孕后不同时间段的注意事项成为了后世逐月养胎说的起源。其中:“厚衣居堂,朝吸天光,避寒殃,……,以养气。”提出产前应避寒、养气的概念。

    1.4《金匮要略》的认识

  《金匮要略》中记载了三篇专门论述妇人疾病的篇章。分别为《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二十》、《妇人产后病脉证治二十一》、《妇人杂病脉证并治二十二》。分别从理、法、方、药等方面对妇科疾病进行论述,形成对妇科的经、带、胎、产、杂病等辩证体系。仲景认为妇科疾病其病机以内寒,脏器虚,体虚外邪内侵。其治法多为为温中散寒,健脾利湿,调和营卫,行气止痛等等。其核心还是围绕妇科疾病多体虚这一特点,使用扶阳法,扶正以驱邪。

    1.4.1 对于妊娠疾病的认识与治疗

  治疗妊娠恶阻:其主要病机为胃失和降,气冲上逆。若是营卫不和、阴阳失调,方用桂枝汤以调营卫、和阴阳、温中散寒;也有益气温中、化痰降浊、降逆止呕的干姜人参半夏丸。二方在调和营卫的过程中不忘温中,温中以止呕。

  治疗妊娠腹痛:妊娠腹痛主要病机为血行不畅,其原因为内寒、血虚、血滞、湿阻。下焦寒冷腹痛以附子汤温散之。心腹冷痛用白术散健脾安胎,驱寒止疼。胞中气血不和,下血腹痛以胶艾汤养血止血,缓疼安胎。脾虚湿阻之妊娠腹痛以补血健脾祛湿之当归芍药散疗之。血虚偏热之妊娠腹痛则以当归散养血活血,健脾清热。

  治疗妊娠水肿、小便困难:妊娠膀胱湿热,小便不利者,以清热利水、养血安胎之当归贝母苦参丸疗之。妊娠阳气郁遏不能外达,水气不化引起的水肿、小便不利,治以健脾渗湿,利水通阳的葵子茯苓散。治疗水肿的核心还是辅助脾阳,健脾以利水。

    1.4.2 对于产后疾病的认识与治疗

  治疗产后发热:产后体虚,外邪内侵,郁冒发热,阴血虚于内,阳热浮于外,表里不和的以小柴胡汤和解之。产后发热兼大便难,属阳明腑实者,用大承气汤主之,峻下泄热。产后中风发热,虚阳上越,外邪内加,须外解表邪,内温阳气,表里同治,用竹叶汤。产后发热、恶寒、头痛,邪气不甚,营卫不和,阳旦汤主之。对于产后发热的治疗或用柴胡剂调和阴阳或扶正以驱邪。

  治疗产后腹痛:产后里虚血寒,腹中㽲痛,宜温中补血,散寒止痛,用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产后气血壅滞之腹痛,利气通滞,缓解止痛,用枳实芍药散。产后瘀血内阻于脐下,小腹作痛,可用祛瘀止痛的下瘀血汤。产后水与血俱结,少腹满如敦状,兼小便微难,不渴者宜泻瘀逐水,用大黄甘遂汤。产后热结小腹,坚痛,不大便,当泄热软坚,行气止痛,以大承气汤主之。总结而言里虚寒盛则温中散寒止痛,若是里实,则行气软坚泄热。

    1.4.3 绝经期之调经止带

  调经止带:活血温补,治疗妇人绝经期崩漏用温经汤,治疗漏下色黑经久不止的用胶姜汤。治疗瘀血内阻,血不归经所致的带下、经水不利用土瓜根散以活血化瘀。治疗经水不利用抵当汤。用矾石丸燥湿收敛治白带。

    1.5《傅青主女科》的认识

  《傅青主女科》是清代主要的传世女科专著傅青主辩证以脏腑气血为中心,强调调补冲、任、带三经。

  傅氏认为妇科病应以补为主,如少妇血崩用固气汤,老年血崩用当归补血汤等。傅氏提出:“治法可不急温补其脾胃乎?然脾之母,原在肾之命门;胃之母,原在心之包络,欲温补脾胃,必须补二经之火”,“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亦不在先治其血,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即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经自能调矣。”认为治水应补气,调脾胃应补二经之火。

  其用药以补药为主,但不忘兼顾精血。在辩证以气血为本,用药以甘咸、温润居多。全书用药105味。其中,位居前列的分别为当归、白术、人参、地黄、芍药、甘草、茯苓,为八珍汤的重要组成。由此可知,对于妇科疾病,不论是月经病还是产后疾病,其用药多以补药为主,注重调理肝、脾、肾。注重人体自身之正气的作用。

    1.6《妇人大全良方》的认识

  《妇人大全良方》是宋代陈自明所著,分调经、众疾、求嗣、胎教、妊娠、坐月、产难、产后等8门。其涉及的内容广泛,集宋以前妇产科学之大成。首先陈氏提出:“气血者人之神也,然妇人以血为基本,则血气宣行,其神自清,月水如期,血凝成孕。”强调男子调气,女子调血。先给妇科疾病的诊治定下基调。其次,他把妇人的生理状况分为三个阶段,即室女、已婚、七七天癸数尽之后,分门论述。对于室女:“积想在心,思虑过度”强调在此阶段,女子多为思虑过度而伤脾。对于七七天癸数尽者而月经下者,多为肝肾虚热。对此,陈氏又提出妇科疾病归经在于冲任,归脏腑则在于肝脾肾。强调“以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二脉流通,经血渐盈,应时而下”。肝藏血,脾统血,强调妇人应主调血。在调血的过程中,不忘扶助脏腑之正气,抓住人体实现功能的基础,通过人体自身的功能,促进血正常生理功能的实现。

  对于遣方用药,陈氏提出:“夫通用方者,盖产前产后皆可用也。或一方治诸症,不可入于专门,当变通而施治,乌可泥也。”提出“加减四物汤,治血虚月经不调,腰腹作痛,崩中漏下,半产产后,恶露内停,或去血过多而痛”。通过益气养血,摄血调经以治月经不调。

    1.7黄元御妇科心法中的扶阳思想

  黄元御是清代著名医家,极力推崇黄帝、岐伯、秦越人、张仲景为四圣,临床重视中期,格外推崇扶阳补土。黄氏临床多从阳衰、水寒、土湿、木郁入手,立足于阳气的盛衰。黄氏认为“中气衰则升降窒、肾水下寒而精病,心火上炎而神病,肝木左郁而血病,肺金右滞而气病”,“四维之病,悉因中气”。

  对于妇人闭经,黄氏认为闭经均源于肝气郁结。血是“木中之津液”。提出妇人闭经,肝胆经热为标,脾肾阳虚为本。故方用桂枝丹皮桃仁汤。该方原为《金匮要略》桂枝茯苓丸加甘草、丹参。方中桂枝主温通,茯苓、甘草健脾利湿。桃仁、丹皮、芍药、丹参活血、养血、凉血。对于妇人崩漏,黄氏认为源于肝气不升,而其本源在于脾土不足。提出“土者,血海之堤防也。堤防坚固则澜安而波平,堤防溃败,故泛滥而倾注”方用桂枝姜苓汤。健脾利湿,温中散寒,活血养血兼补肝肾。对于妇人通经,黄氏认为其病机在于肝郁脾虚,木郁乘土。具体治疗中有根据月经前、月经后而分别治疗。对于经前腹痛,黄氏提出:“缘其水土湿寒,乙木抑遏,血脉凝涩不畅,月满血盈,经水不利,木气壅迫,疏泄莫遂,郁勃冲突,克伤脾脏,是以腹痛。”方用苓桂丹参汤,健脾利湿,通经活络。对于经后腹痛,黄氏提出:“以经后血虚,肝木失荣,枯燥生风,贼伤土气,是以痛作也。”方用归芍地黄汤,以温补肝肾、健脾利湿、温经通络补血养血兼活血。

2总结

  综上所述,中医各家对于妇科疾病的认识,多强调肝、脾、肾之作用,为绕任、冲、带三脉。对于妇科疾病的治疗或明或暗地都伴随着扶阳法中扶正祛邪这一核心思维,这也提示我们在关注疾病的变化的同时注意对人体正气的保护。

  在不同历史时期,对于妇人虚实的认识,不同医家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但从总体上看,妇科疾病多呈现脾肾阳虚的状态,在现今诊治妇科的过程中,把握住脾肾阳虚这一核心,在培补先天后天的同时,参考肝、任脉、冲脉、带脉的虚实状况,结合扶阳法治疗妇科疾病往往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作者:李海霞    傅建平   中国中医科学院心内科 

李海霞简介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研究所博士后,分别师从王永炎院士、王阶教授、王忠研究员。 
   现在广安门医院心内科工作,主任医师。方向中西医结合心脏病治疗与康复。 
  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脏康复专业委员会主委;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扶阳学派研究分会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仲景医学研究分会副会长;药食同源养生全国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医药心脑血管疾病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兼秘书长,青年专家委员会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西医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兼青年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委兼青年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中联中医药数据监查工作委员会理事; “亿科创新智库”专家;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临床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表达艺术治疗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委员;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睡眠障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女医师协会心脏康复研究中心委员;世界中联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身医学分会青年委员;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膏方医学专委会常委。
  获中华国医膏方服务季特聘首席专家称号。被北京中联国康医学研究员聘为中华国医经方高级研究员。参加第六届全国心肺运动理论与实践暨心肺运动试验规范化操作学习班。参加第七届全国心脏康复及进展学习班。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等课题三项,参与973、国自然等课题七项,参与编著著作4部,发表论文62篇,SCI检索13篇,第一作者22篇,通讯作者14篇。2006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第12名);2007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第8名);2008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技进步奖(第1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