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交流

李海霞:中医药治疗妊娠高血压的研究进展

发布时间:2018-04-20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摘要:妊娠高血压综合征是女性在妊娠期间较为常见的并发症。多发生于妊娠20周以后,病情严重者可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的情况,从而严重影响孕妇及围生儿的健康,甚至可危及她们的生命。临床治疗妊娠高血压的方法包括降压、镇静等,然而由于孕妇自身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往往需要综合考虑,要做到严谨性,避免药物对母婴造成影响。目前硫酸镁一种西医治疗妊高征领域的主要药物,而中医在治疗妊娠高血压过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本文对中医药治疗妊娠高血压的临床应用上进行整理综述。

    关键词:中医药,妊娠高血压,临床效果

    Pregnancy-induced hypertension syndrome is a common complication of women during pregnancy.More than 20 weeks after pregnancy.In severe cases, multiple organ failure can occur.It can seriously affect the health of pregnant women and perinatal children, and can even endanger their lives.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pregnancy hypertension includes hypotension, sedation, etc.However, pregnant women themselves are more special.Therefore, in the process of treatment, it is often necessary to consider comprehensively.Be careful to avoid the effects of drugs on mother and baby.At present, magnesium sulfate is a major drug in the treatment of pregnancy induced hypertension.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as accumulated a lot of experience in the treatment of pregnancy.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TCM treatment of pregnancy hypertension.

Key word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hypertension of pregnancy,clinical effect

    1  发病机制

  妊娠高血压是妊娠期间特有的疾病,其基本病理生理变化是全身小血管痉挛。由于小动脉痉挛,造成管腔狭窄,周围阻力增大,血管内皮细胞损伤,通透性增加,各系统、脏器灌流减少,体液和蛋白质渗漏,临床表现为血压升高、蛋白尿、水肿、胎儿生长受限和羊水过少等症状等。中医认为妊高征属于“子晕、子仲、子痫”的范畴,大多数学者都从脾虚、肾虚 肝旺、气滞、湿阻等[1]方面进行论据,素体阴虚,肝阳偏亢,孕期阴血聚于下以养胎,阴血愈虚,肝阳上亢,上扰清窍,故为头晕目眩,口喝,舌红而干等表现,如肝见内动,发生抽搐,则为子痫,如脾阳虚不能气化水谷,水湿泛滥于肌肤,故为水肿,脾虚下陷,胃气功上逆则恶心,脘闷,脾肾虚则胎无所养,进而发生胎儿生长发育受限[2].故如何降低孕妇血压、有效治疗妊娠高血压在临床上对保护母婴的健康和安全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2  中医药的应用

  妊娠高血压的发病原因不明确,病理变化是全身小动脉痉挛,会导致患者出现蛋白尿、水肿、高血压等症状。妊娠高血压在妊娠疾病中的发病率为7%左右,严重现象会导致产妇死亡,对母婴的生命安全有所影响。[3]中医药治疗相比西医,具有治疗可靠、疗效稳定、安全性高特点,中医药药效持久,药力较强,不易发生副作用,对维护孕产妇及胎儿健康有极大意义。[4]李芬霞等采用黄芪注射液配合硫酸镁和常规西药治疗,明显改善患者症状和降低母婴并发症。黄芩注射组治疗总有效率高达93.33%,显著高于对照组的73.33%。[5]高红梅报告了丹参注射液和黄芪注射液,丹参注射液成分主要是丹参酮,可扩张冠状动脉,对血小板聚集有抑制性,清除氧自由基,继而改善微循环。黄芪注射液成分有葡萄糖醛酸、氨基酸和胆碱等,可有效降低血压,增加肾血流量,从而改善血液流变指标。对妊娠高血压有良好的降压作用。[6]马庆彤按中医辨证分肝肾阴虚型(煎服当归散,方中含白芍、当归、熟地、枸杞、黄芩、白术);脾肾阳虚型(投以参苓白术散合金匮肾气丸化裁,人参、山药、白术、茯苓、白芍等),证实了中医药治疗妊娠高血压疾病疗效更高,且不良反应少。[7]陈博宇等曾用一贯煎合当归散,方中自芍、当归、熟地、枸杞可补血养阴,滋补肝肾;黄芩、白术清热健脾安胎,现代研究证明该药可有效地改善胎盘循环,溶解血管内抗原一抗体补体纤维索样沉积。辩证论治是中医的特色,[8]康幼雯辩证分为脾肾阳虚型、肝阳上亢型、肝肾阴虚型的相对应的汤药在中的效果,在西药治疗的同时,给予中药调理,阻断传变,改善脏腑的相生、相克,达到控制疾病及治疗疾病的目的。丹参注射液在妊娠高血压的临床治疗中应用非常广泛。[9]现代药理学证实,丹参注射液治疗妊娠期高血压综合征主要具有改善微循环、促进微循环血流、抑制血小板以及红细胞聚集的作用,从而达到活血化瘀、降低血液黏稠度的作用。[10]研究表明丹参注射液辅助治疗妊娠高血压综合征患者临床表现,效果显著。[11]丹参是当前临床中比较常见的药物,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能够凉血消肿,养血安神,临床中采取丹参注射液治疗妊娠高血压,[12]丹参注射液采取静脉滴注的方式还可以松弛患者的平滑肌,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患者的微循环,降低患者的动脉压,提高脐血流量,起到保护作用,减少孕妇不良反应的发生。[13]孙君侠证实了川芎嗪联合硫酸镁注射液组治疗妊娠高血压可稳定血压 ,缓解恶心呕吐等各种症状。并且川芎嗪还有扩张冠状动脉 、抑制血栓烷 A 样物质的活性 、抑制血小板凝集等效果。[14]有学者研究在采用西药微量元素复合制剂治疗该病的同时,给予中药调理,起到了扶正固本、标本兼治的作用。结果示中西医结合不仅疗效显著,而治疗后复发率低,显示了其较好的远期疗效,无副作用,[15]周训云等报告了中药以杞菊地黄汤滋阴潜阳,随症加减有效控制妊娠高血压、水肿及蛋白尿等症状。[16]与西药的单纯降压作用相比,联用杞菊黄汤可显著提高降压效果,防止发生先兆子痫或子痫。由于降压效果良好,观察组硫酸镁、拉贝洛尔等药的用量减少,利尿剂、镇静剂的用量和使用率降低,从而降低了不良反应的发生率。[17]马茹观察中药辅助硫酸镁治疗可以有效降低产妇的血压及心率水平,稳定血肌酐及尿素氮水平在安全范围,有助于妊娠高血压综合征病情的控制,保证孕妇及胎儿的生命安全。[18]傅本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妊高征,总有效率达到91%,患者舒张压、收缩压以及心率等指标的好转程度大于单纯的西医治疗,可见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有效性。[19]李炎冰运用滋阴潜阳法总有效率为93.3%,而对照组仅为76.7%,充分的说明了中药组的患者具有明显优势。除了中药内服的治疗外,中医的外用效果也是客观的。[20]张爱平等研究表明,硫酸镁联合中药足浴治疗妊娠期高血压综合征,[21]龙淑青硫酸镁治疗的基础之上加用中药处方,其疗效均明显优于单纯使用硫酸镁,可有效改善患者临床症状,是改善预后、保障母婴安全的重要方法。

    3  讨论

  妊娠高血压发病率较高,有多种致病因素,如遗传、肥胖、年龄、高血压病史等,同时妊娠期营养摄入不足以及不良情绪也会导致该病发生。其主要临床表现为血压升高,同时伴有头晕、恶心等临床症状,病情严重者会导致病死,且由于患者血压较高,可导致子宫以及胎盘供血不足,直接影响体内胎儿对于子宫内氧气营养物质的摄取,可对孕妇和胎儿生命造成威胁[22-23]。妊娠高血压是妊娠期最常见的合并症,又是妊娠所特有的,成为国内已成为仅次于产后出血的孕产妇死亡的第二重要原因。

  综上所述,人们对中医药治疗妊娠高血压疾病的研究日益增多,常规治疗多大剂量应用硫酸镁,虽然用药后病情有所改善,有一定效果,但不良反应多,易出现面红和全身发热等,不利于孕产妇及胎儿健康[24]。近年来,发现中医药治疗的效果极佳,不仅可以积极预防妊娠高血压疾病的发生,具有明显的效果,而且可以避免对孕妇和胎儿的不良影响。可值得在临床中推广应用。但是中药多数治以滋阴补肾,活血化瘀,滋阴潜阳等证型上治疗,我们可寻求考虑其他证型来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妊娠高血压的具体疗效仍需通过多中心、大样本的研究进行深入探讨有待进一步研究。

    作者: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心内科 李海霞 张婷

李海霞简介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研究所博士后,分别师从王永炎院士、王阶教授、王忠研究员。

   现在广安门医院心内科工作,主任医师。方向中西医结合心脏病治疗与康复。

  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脏康复专业委员会主委;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扶阳学派研究分会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仲景医学研究分会副会长;药食同源养生全国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医药心脑血管疾病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兼秘书长,青年专家委员会主委;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中西医肿瘤防治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兼青年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委员;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委兼青年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中联中医药数据监查工作委员会理事; “亿科创新智库”专家;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临床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中国表达艺术治疗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委员;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睡眠障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女医师协会心脏康复研究中心委员;世界中联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身医学分会青年委员;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全国膏方医学专委会常委。

  获中华国医膏方服务季特聘首席专家称号。被北京中联国康医学研究员聘为中华国医经方高级研究员。参加第六届全国心肺运动理论与实践暨心肺运动试验规范化操作学习班。参加第七届全国心脏康复及进展学习班。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等课题三项,参与973、国自然等课题七项,参与编著著作4部,发表论文62篇,SCI检索13篇,第一作者22篇,通讯作者14篇。2006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第12名);2007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第8名);2008年获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技进步奖(第1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