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陶蔚教授:疼痛终结者

发布时间:2019.08.03 来源:大众健康报·周末刊

 2013年,20岁的小蒋(化名)从上饶来深圳闯荡,一次意外,他从高空坠落,胸、腰椎爆裂性骨折,虽然及时手术保住了性命,可因为脊髓损伤留下了一连串的后遗症,下肢疼痛、活动困难,大小便失禁。年轻的人生在一夕之间变得黯淡,小蒋被父亲接回江西休养,6年来,他每一天都活在痛苦中,止痛药越吃效果越差,副作用却越来越大,工作、朋友、爱情,寻常一切对小蒋来说,都如同平行世界的一场梦。


每天都有人疼得想自杀,其实医生有办法



矿井事故的生还者老陈(化名),2003年的意外伤害给他留下了高位截瘫的艰辛,和15年无时无刻的神经痛,白天晚上都没办法正常睡觉,几分钟疼醒一次,最好的时候也只能连续睡一两个小时。老陈的爱人说,“他想过上不疼的日子,哪怕就一天!”


家住深圳罗湖的白领刘小姐(化名),10年来一直遭受头痛折磨。疼痛从脖子后面开始,发展到整个头部,疼得厉害时,恨不得撞墙。为了麻痹自己,天天暴饮暴食,体重飙升到150斤的刘小姐说,“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让我遭这样的罪”。



他们最痛苦、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一位大咖医生挺身而出,沉着冷静、指挥若定,在看不见硝烟的战争逆转危局、点亮光明。



她,就是陶蔚教授,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神经系统的守护神,“疼痛”终结者。


陶主任为老陈做了脊髓背根入髓区毁损术,术后麻醉一过,老陈疼痛立刻缓解,睡了15年来最长最香的一觉。陶主任诊断刘小姐的病是颈源性头痛,分两次手术,先做双侧颈脊神经和神经节脉冲射频,再做蝶颚神经节脉冲射频。手术后,刘小姐的疼痛变成了“毛毛雨”。


陶主任为小蒋做了脊髓电刺激术,整套方案完成后,不但疼痛缓解了八成,小便失禁的症状也好转了,很快就可以拆掉膀胱造瘘。不光如此,小蒋还赶上了品驰国产脊髓电刺激的免费临床试验,效果非常好,省去了10多万元的机器费用。小蒋说,“在网上查了很久,这是最后的办法,没想到让我赶上了这个机会,太感谢陶主任了!”


身负重甲,披荆斩棘



身披二十五斤重的防辐射铅衣,

陶蔚在手术台旁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神经外科,是医学中一门充满着“神秘感”的专科。大脑是人体最为精细复杂的器官,神经系统是生命活动的总指挥官,而神经外科医生,正是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守护者之一。


神经外科医生就像是钢丝绳上的舞者,一着不慎便会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不同于其他许多专科,成功手术只是神外成功救治的第一步,术后病人往往还会经历水肿高峰期、并发症期,重病人还有漫长的康复期。不同的时间点,治疗的重心会有不同;但都是钢丝绳上从一端走向另外一端的必经之路。

从名院到新院,她“闯”出了一方天地


蔚,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学博士、主任医师。1997年,她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在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学系工作。

2000年,陶蔚开始专门从事神经外科的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2003年11月,完成了国内第一例鞘内可程控输注系统植入术治疗慢性顽固性疼痛,并在国内率先开展了脊髓电刺激术、脊髓背根入髓区毁损术治疗神经病理性疼痛。2004年9月,赴美国进修慢性疼痛的神经外科治疗。


2005年,陶蔚调入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北京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担任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从事功能脑病的神经外科治疗,在慢性疼痛、癫痫和运动障碍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神经外科是我国较早建立的神经外科基地和培养神经外科人才的摇篮,国家首批临床重点专科。在复旦大学医学专科排行榜上,宣武医院的神经外科排名全国第六。



认真工作的眼神,帅气



2017年7月,陶蔚从北京南下深圳,来到了当时还在筹建中的深圳大学总医院,从零开始、胼手胝足,拉起了一支阵容强大的神经外科队伍,打造出一个以多学科协作为特色的综合性神经外科中心。


2019年6月,深圳大学总医院开业一周年,陶蔚率领的神经外科作为医院五大特色学科之一,收治住院580余名患者,手术350余例,患者来自天南地北的20多个省市自治区,患者满意度极高,成了有着全国性影响力的“美誉科室”。


“医德高尚 医术精湛”

“精心护理暖人心 热情周到似家人”

二十多面鲜艳的锦旗挂满了神经外科的护士站


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团队以癫痫、脑血管病、疼痛、帕金森病、脑肿瘤为特色,开展了从微创介入到开颅手术等多种治疗方法。


同时他们积极开展复杂高精尖手术,如多模态影像学引导下癫痫病灶切除术、神经调控技术、脊髓背根入髓区毁损术、介入栓塞联合开颅手术治疗复杂脑血管畸形等,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年轻,更应该无所畏惧


来深两年,陶蔚见证了这个年轻有活力的一线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而作为一名医生,她对于这里更有着自己独特的体会和思考。


陶蔚说,和北方不同,深圳地区的神经科患者中有很大比例是中年人甚至青年人,相当数量的年轻人因为疼痛来到医院寻求帮助,常见于肩、颈、腰、腿等多个部位。


更少见的是,医院开业以来,神经外科确诊了40多例骶髂关节痛,而在北京工作的20多年中,遇到的这类病例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对于这一现象,陶蔚认为,这可能是两个主要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

第一,深圳常住居民的年龄结构偏年轻,年轻人努力拼搏,工作压力也大,长时间的固定姿势容易造成脊柱小关节和骶髂关节劳损。

第二,岭南地区气候潮湿,夏季漫长,开空调的时间远远超过北方,也进一步加剧了这类疼痛疾病的发作和进展。


尽管自己本身是一名技艺高超的外科医生,陶蔚仍然觉得,在不断打磨危急重症的高难度手术的同时,也要重视通过预防、药物、康复、微创等多种途径把疾病遏制在手术之前,只有做到“一切为病人考虑”,才能真正帮助到城市里的年轻人、帮助到所有在黑暗路途中与疾病艰难抗争的人们。



在陶蔚的蓝图中,深圳大学总医院神经外科将建成“国内一流的癫痫诊疗中心、脑血管病中心,疼痛诊疗中心和运动障碍病诊疗中心”。


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她的团队正在真实地帮助这座年轻的城市在追梦道路上不断前行,她认为,自己就是这梦想的一部分。